融众网
登录    注册
公司新闻

[行业]P2P备案试点冲刺阶段 四大重镇监管态度迥异

时间:2019-06-14    阅读:1465 

摘要:距离去年6.30网贷备案大限,仅差19天就已经延期整整一年了。然而,目前在营的900多家P2P,尚未有任一家取得备案资格。此前流出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被业界广泛认为是官方网贷备案工作安排进程表。方案指定网贷平台备案的正式启动时间不会晚于本月末,也就是说,第一批试点备案名单或许正处于出炉的倒计时中。

如果中国还存在哪个应该被严监管但还没被管起来的、离老百姓金融需求又最近的一个行业,毫无疑问就是网贷了。

距离去年6.30网贷备案大限,仅差19天就已经延期整整一年了。然而,目前在营的900多家P2P,尚未有任一家取得备案资格。此前流出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被业界广泛认为是官方网贷备案工作安排进程表。方案指定网贷平台备案的正式启动时间不会晚于本月末,也就是说,第一批试点备案名单或许正处于出炉的倒计时中。

6月11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在其官方微信上公告,近日协会推出P2P网贷机构良性退出投票系统,重点针对P2P网贷机构良性退出面临涉众决策难的难题。目前首家福田区某试点投票网贷平台在2019年5月10日晚19点开始,按照《良性退出指引》相关规定开始第一次重大事项投票表决。

记者通过采访深圳、北京、上海以及杭州等多个网贷平台的重地,得知各地监管对其辖内网贷“放行”态度不一:深圳基本完成第二轮行政核查,北京则完成了第三轮行政核查,小部分运营稳健平台皆在核查名单内;而上海、杭州今年以来没有启动任何一轮行政核查,所有的平台备案前准备工作停滞。

四大网贷重镇,冰火两重天。

各地监管态度迥异

“每个地区对网贷的容忍度不一样。有些地方(监管)希望保留一些头部的、运营稳健的网贷,有些地方因为风险高发,连上市的都不想给予备案。主要是看各地金融办和银保监的态度。”一名头部网贷机构高管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平台,此前宣传攻势凌厉,但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主动对外发声宣传的频率已经低了很多,按他的说法是,“备案之前大家都不想要这么高调了”。

各地对网贷容忍度不一,最直观的体现就是各地行政核查速度与次数不同。通常,进入并通过行政核查,被认为是“离备案进了一步”。

以深圳为例,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深圳地区于5月份下旬启动了第二轮行政核查,行政核查小组主要包括市金融办、银保监局、公安局、注册地所在区金融办、会所、律师组成,目前核查接近尾声。

“这边备案名单里应该没超过10家,一些贷款余额巨大的网贷平台目前并不在名单内,行政核查作为备案的必经环节,能够通过核查的平台大概率会进入预备案流程。”一名在行政核查名单内的网贷平台人士告诉记者。

与深圳相比,北京地区的进度更快,第三轮行政核查已经结束。“我们会所负责P2P这块的人员都在加紧赶报告,至于北京地区能留下多少平台,我们不太了解。”北京地区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称。

如果说深圳和北京对网贷的态度没有这么负面,那么至少从备案前准备工作上来看,作为网贷重地的上海以及杭州似乎对网贷没有这么欢迎——两地自去年下半年的第一轮也即唯一一轮行政核查后,一直没有下一步进展,备案似乎卡壳。

记者了解到,杭州一批头部网贷于2018年9月中旬提交了自查报告,并在10月下旬接受了监管部门现场检查,11月初向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提交自查自纠相关材料,且被纳入中国互金协会第一批非现场检查名单。

但截至目前,杭州地区网贷没有一家接受新一轮的行政核查。有接近监管的人士告诉记者,监管曾经有意引导杭州区网贷全部退出P2P业务,转向持牌的网络小贷,但“想法过于理想”而作罢。

“监管态度其实很模糊,没有很支持也没有很反对。现在明确要我们做的是控制贷款增量,余额不让增长。可以借用科技做点助贷业务,总之就是做传统金融的有益补充。但其实这一说法,理解因人而异。一些监管人士认为只能做技术,一些是允许你跟银行做不同客群,取决于拍板的领导怎么想。我们也只好观望,现在也没有备案要开启的风声。”上述人士表示。

密集增资困难在哪?

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下称“《试点工作方案》”)流出到现在已近两个月,该试点工作方案一项重要内容是对基于网贷平台资金实力的风险管理要求,按平台展业范围划分为省级和全国区域两类,并对平台的注册资本、风险准备金、风险补偿金做出了详细规定。

其中,对于注册资本,该方案指出省级平台实缴注册资本不少于5000万元,全国性平台实缴注册资本不少于5亿元。对此,许多平台为达备案目的,近期纷纷发布增资公告,将注册资本金和实缴资本金增至5亿元以上。

“但对于行业平台尤其是待收余额比较大的平台,这也意味着一大笔风险资金。”某互金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此前表示。

该业内人士认为,风险准备金和风险补偿金类似于一个杠杆限制,抑制部分网贷平台非理性快速增长的目的。“这个应该可以对标银行的贷款计提损失准备和资本充足率要求,杠杆倍数差不多。”他表示。

据记者了解,对于注册资本、风险准备金以及风险补偿金的要求,各家平台面临不小的压力。一家境外上市的互金公司负责人称:“我们目前实缴出资相关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中,至于增资面临的最大的困难就是平台需要大量的资金去完成监管要求,并且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

“中小平台可能需要十几亿,更大平台可能需要超过20亿元,至于风险准备金以及补偿金计提比例,还是要看最后公布的正式文件。”一位华东地区P2P相关负责人表示。

备案一拖再拖,平台数量同期锐减5成

从网贷平台2018年6月底完成备案的大限,到全国范围内延期已快一年的时间。截至目前,众多网贷平台备案工作虽在进行,但备案的正式文件仍尚未落地,平台仍面临生存、盈利双重压力。

据网贷之家最新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5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914家,相比去年同期1872家,同比下滑51.18%。

分省市来看,各地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均呈现下降走势,其中广东、北京和上海继续排名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前三位,分别下降至196家、195家和93家,其中上海地区的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已经跌破百家。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备案需要与P2P清退同步推进。就当前状况看,网贷行业运营平台仍近千家,远远超过市场预期的备案数量,此时若让少量平台通过备案,就会将大部分平台置于限期清退的境地,出借人、借款人、第三方合作机构都会加速逃离这些待清退机构,从而可能引发踩踏式清退潮,这不是市场各方想看到的结果。”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比较稳妥的方式,可能是只有当在运营平台数量与备案数量相差不多时,才能控制备案开闸的负面影响。未来一段时间内,监管重心应该是推动平台转型与清退,结合行政手段和市场化手段,把平台数量降下来,为备案实质性开闸创造条件。

虽然网贷平台数量已经降低历史最低,但对于在运营的网贷来说,一些好的现象也正在显现。

记者根据网贷之家披露的数据,按照成交量高低,统计了2019年5月排名前50家网贷平台资金净流出为1.16亿元,对比去年爆雷潮最严重的7月相比(仅2018年7月29日一天,50家平台净流出资金就达5.75亿元),资金流动性得到大幅缓解。

同时,与之前几乎90%平台都在面临不同程度的资金枯竭的境遇不同的是,上述50家平台中,只有21家资金净流出,其余29家分别有不同程度的资金净流入。